北京大叔拍下80年代珍貴舊照,那時候的少男少女們,干干凈凈


80年代,男女同學們自己帶抹布一起大掃除


風靡80年代的梅花運動


準備打球的男同學們,運動背心上印著學校名字


1980年的中學游泳課


碎花襯衫搭配格紋裙,那時候的中學女生們很時髦


一個女同學,一個男同學


白裙飄飄的班花


北京地壇體育場,白襪子、白球鞋,
還有齊刷刷的大長腿


放學后,留堂做數學題,
桌上還有熟悉的鐵皮鉛筆盒


同學們來對作業啦


80年代的男女同學們,穿著泳衣,一起在水里打球
出生在北京胡同里的任曙林,
曾在80年代,
拍下1萬張北京中學生的照片。
那時候的中學生,真好看啊!
照片里當年的主角們,
現在很多人的孩子都已經上中學了,
“沒想到,原來我們的青春,
還活在這些照片里。”


自述任曙林編輯陳星
我1954年出生在北京板廠胡同15號。中學畢業后,做過工人,在煤炭部干過15年,也去深圳從過商。但拍照這件事,是一直在繼續的。
我在25歲的時候,拍了一個系列,叫《八十年代中學生》。
2011年4月份,是《八十年代中學生》的第一次展覽,很轟動吧可以說。我到展廳去看,展覽的觀眾從中學生到50歲以上的人都有。


這張照片勾起了一個觀眾的往事
有一個觀眾叫王琳,她看到一張照片之后,激動得哭了。她和照片中的那個少年秘密早戀,后來一起留學,結婚,最后分開。
她對我說,“本來以為青春已經不在了,沒想到原來青春還活在這些照片里”。
1979年我第一次拍“高考”
父親有個相機,我6、7年級,照相機就落到我手里頭,我第一個膠卷是1967年拍的。


少年任曙林和父親
1977年國家恢復了高考,1979年,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第一次拍了高考。從此目光就開始關注學校。
記得我1980年在本上,還寫了一句話,“我倒要看看當代這批青少年,是怎么成長起來的”,決心就像一個釘子似的。


要進學校拍,我就得去高教部,還要找校長。找到校長后,我說我要拍攝,反映學生們現在努力學習。
北京市那會兒拿照相機的人就沒有多少,記者也不拍高考,所以他們就很好奇。
我還給他們代攝影普及課,他們覺得好,支持我,就給我發了一個監考證。


監考證
拿一個別針,把監考證別在胸口,憑這個我就可以橫沖直撞任何考場。
三天時間我跑了大概七所學校。北京5中、54中、74中、75中、143中等幾個學校。
這樣,這個系列就算開始了。
之后的10年,我都在拍中學生。


中學生的身體,每塊肌肉都會說話
拍的學校主要是北京171中學,離我家很近,家、上班的地方、一七一中學,三角地帶,構成了我的整個80年代。
進校園拍攝,校長說,不要影響教學。所以我照片里沒有上課的。
拍攝我就憑眼睛捕捉,不跟學生交流。


開始的時候學生其實是會反感的,是因為報社記者去學校拍,他們有一個概念,學生要擺好了姿勢,得到學生們的認可是很難的。
他們腦子后面都是長著眼睛的,你一端相機,他身體馬上就不一樣了。
頭一個學期我幾乎沒拍出幾個膠卷,但是我還是在校園里轉溜。過了一個學期后,我就變成透明的影子了。


那會一打鈴,“嘩——”潮水一樣瀉滿整個操場和樓道,幾十上百個人,就我一個人拍,我太幸福了,感覺我在一個花的海洋中,蜂蜜任我采。
學校里面有很多可以拍的,上學進校門、早操早習、課間10分鐘、體育課和美術課,中午吃飯,值日勞動,都可以拍。

<圖片33
他們上游泳課,在總政游泳館,我也得跟著進去拍去,有很多就站在水里拍的。
>


我拍了很多擦玻璃的場景,學校的衛生都是學生自己做,一般都是禮拜六的下午,自己帶著抹布做值日。


我無意中發現學生的腳特別豐富,膝蓋如此,后背更是如此。
人的表情往往一半以上是假,但是腳、后背、手,不會掩飾,甚至比表情的表現力還豐富。


總結一下就是拍局部。這些局部在以前是有禁忌的,但是我比較膽大。
我就支個三腳架,坐在操場中間,我一看,自己也疑惑:拍身體的局部,就跟掐頭去尾留中段,跟吃蝦似的,這東西能成立嗎?


可能是拍的時間長了吧,觀察越來越細,感覺中學生全身的每一塊肌肉都會說話。
十五六歲正是活躍的時候,身體總是特別好動,特別豐富。


特別是有些女生的局部,你感覺不出任何一點色情,那種健康的力量能夠把人包含進去,震撼。


這張一個女生標準的中段,兩只手在那,再往上就簡直就多余了。


很多人對這張印象很深刻,但它其實是一張色溫失誤的照片。顏色是會說話的,白和藍之間有一種清冷的感覺,安靜中有點神秘。


其實這張合影我是最滿意,拍之前大家在那說說笑笑,每個人樸實鮮活的本性都出來了。


10年,1萬張照片
一群男女生,場景的把握,景別的把握,空間的控制,瞬間的抓取,這都得在那一瞬間。趁人不備的時候,照出來的才是好照片。
我很早就有拍攝專題的意識了。拍中學生這10年中,它幾乎占用了我所有的業余時間和工余時間。


我一共大概拍了300卷膠片,一萬多張照片。
對于我們這代人來說,摁快門是有快感的,有儀式感的。我們那會兒拍照很貴,一張2塊5,3塊7,加上沖洗費就是這樣,一個月工資才多少錢?
里頭我什么角度都用了,超廣角,500折反射,負片,反轉片,富士的,柯達的,都用過。


80年代的青春啊
小學四五年級的時候,我記得有一次放學坐公車回家,經過一個女校,一到站那些女孩子就涌上車來,瞬間打破車里的平靜。
她們下車后,車里的氣氛好像就直接死了一樣。
那一群鮮活的中學女生給整個車廂帶來的活力,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1985、87年以后,北京市最早提出“五講五美”,過了幾天就變成了五講四美,把最后的“儀表美”給去掉了。
我說為什么?學生穿得漂亮怎么不好?后來我們的校服是怎么難看怎么做,就不愿意把青春的一些東西,特別是女孩子好多東西表現出來,覺得是魔鬼,覺得學生就學壞了。
此校園非彼校園了。到1989年,我就沒有拍了。


拍完中學生之后,這事我就忘了。我沒有想到它們將來會有出頭之日,可以展示給別人看。
我自己看《八十年代中學生》,也說不出來哪張好,看到最后,青春兩個字就不存在了,變成一種味道,可聞可嗅可感。


當初拍照時,很多學生家里都是知識分子,就說什么照相沒文化。我當時就說:我要告訴你,咱們多少年以后見!
果然30年后,他們找我,請我吃飯,“哎呀任老師,沒有你回學校拍了這些東西,我們不知道,青春是這樣的。”
我覺得還是觸動了他們內心一些很深、很柔軟的東西吧。
分享鏈接:
文章來源:一條
標簽: 慢生活
我的觀點...
我要回復...
我想說兩句:
所有回復(0)

猜你喜歡

一個從沒上過班的主婦,靠拍3個娃成大神,一張照片賣4萬
現年52歲的朱莉,大學畢業后沒有上過一天班,她回到從小生活長大的城郊,成為了一名家庭主婦,和3個孩子...
男攝影師好色起來,簡直讓人臉紅心跳……
大家好,我是象君你見過帶著甜味的建筑嘛每一幢樓宇都被包裹著明亮的糖果色看著十分過眼癮在BenThom...
他曬老婆照片走紅,從不露臉卻引得上萬人圍觀
日本小哥AKIPIN曬出的與妻子的日常,引得幾萬人每天圍觀甚至催更,“這狗糧太甜,我們吃得心甘情愿。...
靠著拍花、金魚和美女,她成了大牌明星最想合作的女人
看了上面幾張圖,是不是覺得......有點閃。但是某些藝術或者攝影愛好者,大概早已露出深藏功與名的微...
300個女孩在他床上哭了,她們哭完卻說,謝謝你
黑色背景前,女孩裸露雙肩,素凈的臉龐流下兩行淚,這些哭泣的時刻,被臺灣攝影師徐圣淵捕捉下來。2011...
4年來,他每天燒一枝花悼念亡妻:愛不會因你的離開而凋謝
蔣志是一位生活在北京的藝術家,1999年,蔣志從中國美術學院畢業,去深圳的雜志社做記者,業余也寫寫小...
他幾十次深入中國最窮的腹地,像看見了一部史詩
嬰兒和女孩四川大涼山,一直是全國最窮的地方之一。2006-2008年間,攝影師阿斗,他來回坐了幾十趟...
他靠到處借錢,24歲就走遍了全世界
“很多人覺得,站在最高峰的山巔,是不是覺得很孤獨?并不,我只是想,明天吃什么,后天天氣怎么樣,能不能...

精選文章

最新活動       更多>>

网络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