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雞蛋而暴走


41歲時,管敏正決定“用腳投票”。他和朋友們打了個賭:如果他在崇明島上走完50公里,他們就要依照賭約,每人為西南貧困地區的孩子們捐一定數量的雞蛋。
就在幾個月前,這名上海律師還和大多數人一樣站在慈善的起點。大災大難時“跟著捐款”,可他不知道自己的錢捐到哪里,感覺那與自己“很遙遠”。直到他在媒體上看到了“郭美美”這個名字。生氣之后,管敏正把目光投向了民間公益組織。

一個雞蛋的暴走
“一個雞蛋的暴走”,是上海公益事業發展基金會為了讓貧困地區的孩子們每天能吃到一個雞蛋而舉辦的一個募款項目。每個雞蛋8毛錢,176元就可以讓一個孩子吃上一學年的雞蛋。“為他們的世界加點料,無需太多,只要每天一個雞蛋。”
61人被這個簡單的愿望打動了。按照“游戲”規則,出發前,他們向各自的朋友發了一封郵件:“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決定參加‘一個雞蛋的暴走行動’……對于一把年紀而且身為微路癡的我,說沒有問題那簡直就是騙人的……所以,為了讓我走得更有動力和意義——如果,我能夠順利完成50公里大暴走的行動,你是否愿意捐點雞蛋?”
張帆就意外地收到這樣一封郵件。她欣然應下了這個賭局,只是她沒“押注”,而是直接作為行走者參與進來。最初,她對結果并不抱太大期望,因為只有5個人回復了她發出去的郵件。這個在公益組織工作的年輕人很清楚,要想從個人口袋里“拿出錢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管敏正和張帆站在同一個起點。實際上,對于大多數參與者來說,走完前20公里很輕松。除了趕路,他們還能顧得上拍照、發微博,甚至和好奇的路人閑聊。
30公里過后,隊友們的距離拉遠了,閑聊的聲音也聽不見了。張帆覺得自己身上就好像“背著雞蛋一樣”。每個人只是顧著低頭走路,腳底板火辣辣地疼,管敏正的腳底磨出了水泡。
他們最終沒能堅持到終點。張帆把標注著“36公里”的催款郵件發了出去,管敏正索性自己捐了5000元。不久之后,他們可以在活動網站上的一段視頻里看到,一個系著紅領巾的小男孩一手拉著媽媽,另一只手的食指點著嘴唇,靦腆地對回訪志愿者說:“好吃!”
在張帆看來,即使和這些孩子相隔千里,幫助他們也并非“遙不可及”。
在千億慈善捐款面前,一只8毛錢的雞蛋幾乎不值得一提。但經過管敏正和張帆們的努力,4434名小朋友可以在接下來的一學年里,每天實實在在地吃上一個白煮蛋。

自己的行動
6個月后,管敏正又參加了上海崇明島暴走。這次,共有1000多名白領青年參加。盡管最終募集到的67萬元算不上多大數額,但77%來自于公眾募捐的這個數字卻讓組織者高興不已。就國內而言,慈善捐款目前的主要來源還是企業和機構——公民社會尚不成熟,面向公眾募款比面向企業要困難許多。
這種困難在今年6月過后,顯得更加明顯。曾有媒體記錄了這樣一個小細節:一家基金會恰好在街頭進行“月捐”宣傳,本想通過公眾持續、小額地參與,幫助弱勢群體脫貧。然而,志愿者在街頭勸募時,路人卻以“冷眼”相對,有人甚至直接問,郭美美與這個有沒有關系?
而在天涯社區公益總監梁樹新看來,“郭美美事件”反倒給了微公益一個機會。“這是微公益的升級年。”他說。
梁樹新就曾發起過“鉛筆換校舍”的活動,他用廣西貧困小學的一支鉛筆在微博上成功換到了價值12萬元的物品,這些物品競拍后,重建了學校的圍墻、廁所還有操場。
第一個參與交換的,是個名叫“路人甲”的網友,他的交換物品也很路人,一塊明治巧克力。接下來,巧克力變成了電飯鍋,電飯鍋又變成了打印機……一周內,梁樹新就超額完成了目標。
梁樹新覺得,慈善就是填一張匯款單的時代應該過去了。“以前,慈善無非就是兩種形式:要么體制至上,靠政府動員;要么精英至上,靠富有的社會上層,像時尚晚宴、名人拍賣,這種形式老百姓根本參與不了。但是現在的微公益改變了以前傳統的慈善模式,借助互聯網平臺,它幾乎做到了零門檻。而且并不強調一定要捐款捐物,哪怕轉發一條求助信息,也是非常好的微公益行為。”他說。
動動手指就可以做公益,這樣的事如今已經有了一個特別的名字,“懶漢行動主義者”,他們信奉“少即多”的理念。一個被人津津樂道的“懶漢”故事是,一家國外網絡游戲企業設計了一個頁面,邀請玩家回答問題。每答對一題,網站都將為聯合國糧食計劃署捐贈10粒米。兩年后,懶漢們“捐”出了2200萬碗糧食給饑荒人群。
做慈善也可以是請客吃飯。就在慈善機構遭遇信任危機時,梁樹新和同伴們繼續在貴州山區進行免費午餐項目。在淘寶商店里,只需點擊“立即購買”和支付5元,就可向貧困地區學生提供一份午餐,包括一份米飯、一個水煮蛋、一份湯菜,每星期還有兩頓肉。
梁樹新樂觀地認為,每個人其實都心存善意,關鍵是如何找到激發他的點。5元操作起來比較容易,而且不會讓人感到太大的壓力。

是不是該做點兒什么
慈善機構爆發信任危機后,社會上同時出現了兩種人。
由于全國登記注冊的基金會在今年又增加了300多家,很多對傳統慈善機構不信任的人,扭頭自己單干。“當基金會的數量逐漸多了,社會選擇才有了基礎。大家不再把錢聚集在少數幾家具有官方背景的大型機構手中了。”他說。
一個為盲人錄制有聲讀物的圖書室,一家線上低價售賣二手服裝的公益組織,都可能成為人們釋放善意的平臺。
2006年,幾個來京務工的青年在北京城鄉接合部皮村創辦了這樣一個空間,同心互惠公益商店。這家商店接受社會捐贈衣物,略有不同之處是,他們將衣服出售,每件只需幾元。扣除必要開支,再把收入用于其他公益項目。他們甚至為商店創作了一首歌,四四拍,不過上來就是句大白話,“這里有一件件傳遞的衣服……”
公益商店的創辦者是打工青年藝術團的孫恒等人。這個藝術團在北京小有名氣后,他們開始接收到一些機構捐贈的大批衣物。起初,他們把二手衣服直接拉到工地上發給工友,沒想到現場一片混亂。有人不管衣服是否合適就拼命搶;也有人冷冷地站在一旁,覺得這種施舍有辱尊嚴。
于是,他們想到了公益商店的模式。5年過后,皮村附近已有10家分店,并在北京擁有6個代收點。
晚上6點過后,工友們大多下班了,這是商店里一天中生意最好的時候。賣得最好的一直是男褲,6元至10元一條,總是供不應求。每周4天,商店工作人員都得開著面包車,在北京上門收舊衣服。和幾年前相比,如今的捐贈量已經翻了幾番。
不過,陶傳進也注意到另一種人的活躍。“我不信任別人,我自己也不做,還要罵人。只是,抱怨別人的人自己也該想想,我是不是該做點什么。”
大多數時候,善意并非無處安放。它可能就在一雙小小的二手童鞋中。
2011年8月中旬的一天中午,北京一位普通捐贈者的手機上,突然收到這樣一條短信:“您是紫萱小朋友的家長嗎?我非常感謝你們。我們在一個公益機構得到一件寫有紫萱名字的衣服和鞋子幾雙,我女兒穿上就不愿意脫下,她沒穿過這么好看的鞋子。我們是外來打工的,每月除了開銷沒有多余的錢給她們姐倆買漂亮的鞋子。看著一臉幸福的女兒我很感動。紫萱一定非常漂亮,我從她的鞋和衣服中看到了。”
捐贈者沒有想到,受助人竟然沿著衣服里的蛛絲馬跡找到了他們,那本是女兒幼兒園老師要求寫在衣服上的標識。她更沒有想到,自己這份小小的善意,竟為另一個陌生的女孩,點燃了一盞幸福的燈。
分享鏈接:
文章來源:樂讀網
標簽:
我的觀點...
我想知道...
我要回復...
我想說兩句:
所有回復(0)

猜你喜歡

杭州拾荒網紅意外身亡,他的遺物比浙大身份還令人震驚!
曾經一篇題為《杭州圖書館向流浪漢開放,拾荒者借閱前自覺洗手》的新聞,曾經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內容大致...
這位中國奶奶,用5毛錢,讓無數人買到了終生難忘的好味道
在物價飛漲的今天,5毛錢,可能在超市連1個生雞蛋都買不到。但是,這位83歲的老奶奶,用23年的善心和...
專訪深圳市貓網愛護動物志愿者協會——胡子
在喵星人占領地球之前,本周小編帶領大家去了解喵星人背后的貓奴協會,什么?竟然還有這樣一個協會?慢時間...
專訪江一燕:懷揣一顆真心做公益
文/轉載自網易女人Q:2007年因在電視劇《我們無處安放的青春》中飾演“周蒙”一角而被觀眾所熟知,那...
最悲傷的作文
柳彝作文柳彝今天,推薦一篇小學作文,一篇世界上最悲傷的小學作文。文章的作者名叫苦依五木(筆名柳彝),...
曹軍--深圳市智家喜憨兒成長關愛中心創辦人
曹軍,是我采訪到的第一位公益人物,是深圳市智家喜憨兒成長關愛中心的創辦人。他作為一位同樣擁有一個13...
八旬老人15年風雨無阻出黑板報 造福鄰里
劉進才老人將當天報紙上重要的內容抄寫在黑板上,方便鄰居閱讀。“劉師傅,今天有啥子新聞喲?”昨天上午,...
白亞麗:用年輕的力量重塑鄉村
2015年4月初的一個清晨,位于北京市海淀區溫泉鎮溫泉村的一處院落里,白亞麗和她的同事們剛剛完成了“...

精選文章

最新活動       更多>>

网络时时彩平台